香港各界全力支持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香港各界人士表示,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非常有必要,不仅是香港对国家的宪制责任,也是维护自身利益的迫切需要。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天(5月22日)发表声明,支持全国人大审议有关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声明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要求,是香港特区政府的职责所在,也关乎全体香港居民的切身利益。鉴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日趋严峻,而特区行政立法机关难以在一段可见时间内自行完成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的立法,特区政府支持全国人大审议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定》通过后,香港特区政府将全力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完成有关立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确保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长期繁荣稳定。

1.各俱乐部可与所属球员、教练员就疫情期间调整合同薪酬的事宜进行平等、友好的协商,寻求共同应对困难的解决方案。

21.如本赛季各级联赛出现被迫取消、大幅度调整赛制及规模或其他情形的,中国足协原则上将倡导进一步合理调整薪酬,帮助各级俱乐部维持运营。

在双方约定的薪酬调整周期内,建议俱乐部与所有球员、教练员协商确定薪酬调整的幅度;建议参考比例为30%至50%之间,但具体方案应由俱乐部与球员根据实际情况协商一致。

1)俱乐部已尽力尝试与该球员或教练员友好协商达成一致

香港特区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今天表示,全国人大应最新形势和实际情况,行使宪法赋予的职能,制定相关法律制度,符合国家及香港社会整体的利益。作为立法会主席,我对此表示尊重、理解和支持。香港有宪制责任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特区政府在适当的时候应该展开相关工作。

根据国际足联《关于应对新冠疫情足球管理问题指南》(Covid-19 Football Regulatory Issues)(以下称“《指南》”)提出的原则,综合考虑我国俱乐部的整体经济状况、协议履行情况等因素,中国足协在广泛听取俱乐部代表、球员和教练员代表,以及法律专业人士意见的基础上,现就疫情期间适度调整球员及教练合同及薪酬的事宜,向各级俱乐部、球员和教练员发出如下倡议:

俱乐部根据现金流情况,可考虑与球员、教练员协商于联赛开始前延迟支付部分薪资的方案;但建议俱乐部应确保延迟支付的比例不超过原合同约定薪酬金额的30%,且延迟支付的部分应在联赛开始后90个自然日内补齐。

12.根据国际足联《指南》提出的指导原则,如俱乐部未能通过有效的协商机制与球员或教练员就调整原合同条款达成一致从而考虑按照本俱乐部的统一方案单方面做出调整的,俱乐部尤其应当整理、提供充分的材料用以证明或说明: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各行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了不同程度影响,足球行业同样受到冲击。因本年度各级职业联赛被迫延期,俱乐部无法正常经营,市场收入微薄、人员成本高昂,经济压力不断增大。

5)俱乐部的单方调整方案是否适用于全队

2.已内部建立工会的俱乐部,建议通过工会进行对话、集体协商,充分听取球员、教练员的意见,共同约定薪酬调整方案。

4)实施调整后,球员或教练员的净收入水平情况

18.外籍球员、教练员与俱乐部涉及薪酬调整所引起的争议,应由国际足联相关部门负责审理和裁决,或根据双方工作协议的约定确定负责机构和部门。

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各职业球员及教练员:

3.内部未建立工会的俱乐部,建议就薪酬调整与球员、教练员进行单独或者集体协商。俱乐部选择集体协商的,应以书面方式告知球员和教练员拥有推选代表进行协商的权利。在球员和教练员推举代表后,俱乐部应由其法定代表人或书面委托的其他人员与球员和教练员代表进行协商。

14.对税后月收入少于或等于10,000元人民币的球员及教练员,不建议俱乐部调整其薪酬;对税后月收入少于或等于20,000元人民币的球员及教练员,不建议俱乐部延迟支付其任何比例的薪酬。

为保障俱乐部的生存并维持基本运营,各级俱乐部与球员、教练员应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为此,中国足协应各级俱乐部的普遍要求,就职业球员、教练员在疫情期间合理调整合同薪酬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多番调研、讨论,并与国际足联进行了有效的沟通。

三、适度调整或延迟支付部分薪酬

11.俱乐部根据现金流情况,可考虑与球员、教练员协商于联赛开始前延迟支付部分薪资的方案;但建议俱乐部应确保延迟支付的比例不超过原合同约定薪酬金额的30%,且延迟支付的部分应在联赛开始后90个自然日内补齐。

10.在双方约定的薪酬调整周期内,建议俱乐部与所有球员、教练员协商确定薪酬调整的幅度;建议参考比例为30%至50%之间,但具体方案应由俱乐部与球员根据实际情况协商一致。

19.国际足联强调,俱乐部与球员、教练员因薪酬调整产生的任何争议或纠纷,均应参照上述第12条的原则个案处理。

20.本次倡议适用于2020赛季各级联赛按原定规模和赛制延期举行的情形。

22.建议俱乐部及其内外部法律专业人士充分研读国际足联的《指南》文件(详见附件),确保相关工作符合国际足联的指导原则。

二、薪酬调整的适用周期、合同及薪酬类型

17.国内球员、教练员与俱乐部涉及薪酬调整所引起的争议,由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负责审理和裁决。

15.协商过程中,建议俱乐部及球员、教练员要求或委托法律顾问参与,做好洽谈的记录并见证相关文件的签署。

3)薪酬调整的幅度属于合理范畴

13.如俱乐部在友好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单方面调整球员、教练的薪酬及支付方案的,应向该球员或教练按时、足额支付调整后的薪酬。

16.俱乐部与球员、教练员就薪酬调整幅度及发放方式等问题协商一致后,应签订补充协议,并在签署完毕后10个工作日内提交至中国足协备案,但提交备案的最晚日期应为2020年8月31日。

8.适用于本次薪酬调整的合同,建议应为各俱乐部与球员、教练员在2020年3月1日(中超、中甲)或3月3日(中乙)之前签订的符合中国足协相关规定的合同,如工作合同、肖像权合同、赞助合同等。

2)俱乐部的实际经济状况

一、坚持友好协商,互敬互信

6.如俱乐部租出球员至海外俱乐部或从海外俱乐部租入球员,建议根据租借协议的具体约定,与对方俱乐部及球员本人共同协商。

7.建议本次薪酬调整的适用周期为2020年3月1日起至2020赛季各级联赛开始前一周止,即俱乐部与球员、教练员协商调整该段时期内的薪酬及其支付方案。

9.本次可适用于调整的薪酬,建议应为上述第8条列举合同项下球员或教练员的应得款项。

5.如俱乐部已租出球员至其他国内俱乐部且约定双方共同承担该球员薪酬的,建议俱乐部与球员三方同步沟通,根据租借协议的具体约定商讨方案。

4.以上情形同时适用于俱乐部所属的外籍球员和教练员,由双方参考国际足联《指南》和中国足协倡议积极协商,彼此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