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家刑民一体化司法研究中心成立

国内首家刑民一体化司法研究中心成立

学术+实务资源助推刑民一体化研究

公丕国律师谈到,刑民一体化研究中心应当把涉案当事人的财产权益问题作为理论和实务研究的课题之一。实践中先刑后民、重民轻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人都认为,如果这个人犯罪,他的民事行为,比如所签订的民事合同就会无效,就不会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而实际上,犯罪所涉及的合同不必然无效。其判断的标准,如果是双方有犯罪的同谋,则所签订的合同无效;如果是单方犯罪,没有共谋的情况下,所签订的合同效力待定,属于可撤销合同。如果是受害人撤销,合同谈不上效力问题,如果是不撤销,合同有效。涉案当事人的犯罪与否与各方民事责任并不是必然因果关系。

吴育升指出,2014年7月4日,陈水扁亲笔写了一封信给他,信中清楚、明白表达“让我保外就医,保外就医不算刑期,医好了还是要回监;如有违背保外就医之目的如趴趴走、甚或去助选,随时可以撤销许可再抓回来关。”、“我很清楚出去后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不会出去搞政治的。”

梁根林以《法定犯时代的刑民一体化》为题向参会人员分享了自己对于刑民一体化的理解。他认为,法定犯时代的行刑竞合、民刑交错是一个全学科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全领域性的法制实践问题。梁根林认为,最近若干年来我国出现的司法奇葩个案以及刑法对民事经济活动的不当介入,根源就在于我们对行刑竞合、刑民交错这样一个法定犯时代的挑战没有很好地认识与回应。他强调在解决刑民交错案件时要坚持三个必须:必须坚持刑民一体化的视野;必须坚持整体法秩序保持统一性和必须坚持违法准确判断性。

朱勇辉律师认为,“刑民一体化”是研究刑民法律关系的方法和路径,目的是为了分清刑事和民事关系的区别,达到在司法中准确定性。他提出,不但要关注刑民一体化的实体问题,还应研究刑民诉讼程序的衔接问题,包括刑民交叉法律关系中的财产问题。

江溯介绍,从实务角度来看,有以下方面的问题需要特别注意,即,涉及侵占罪时的认定情况;例如非法拆迁时的拆迁款补偿协商上,如果出现了用不太合法的方式来进行谈判,是否能按敲诈勒索罪来定案?再次,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证的案例中,如果采用转让股权的方式来获得土地使用证,是否能从实质上认为这是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证的行为?江溯认为,如果民法上是不违法的行为,在刑法上一定不是犯罪。

今年以来,海湾地区发生多起油轮和商船遇袭、遭拦截或扣押事件。美国等国把一系列袭击归咎于伊朗,并作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军事安排。伊朗则否认美方指控,并回应称如果美国作出敌对行动,伊朗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美伊两国在海湾的对峙会否因“擦枪走火”而全面升级,国际社会高度关切。

吴育升表示,这封亲笔信他不曾公开,但这么多年来发现陈水扁完全在玩弄台湾人善良的人心,所以他主张陈水扁应该回监狱继续服刑。

王九川分别从实践感受和刑事辩护律师的两个角度总结了司法机关对刑事民事交叉问题的看法和操作的两个发展趋势,一个是司法机关对刑事、民事界限不清案件的处理呈慎重化的趋势,特别是在刑事立案上。另一个是越来越多的辩护律师重视从民商事角度、行政角度来提出辩护理由。刑事律师要把民商法律知识和实务技能学习当作必修课,民商事律师也要学一点刑事。

美国近东政策学会高级研究员戴维·波洛克也认为,美国制裁并未削弱伊朗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对伊政策的弱点在于过度强调制裁而忽视外交途径,美方需要在国际社会寻求在伊朗问题上达成共识。

为稳定经济,伊朗政府出台了严苛的外汇和货币管制方案,并在贸易方面采取了激进的保护主义做法,对1000多种商品宣布禁止进口令。此外,伊朗政府还计划采取措施,减轻对原油出口依赖,对抗美国制裁。

陈水扁在信中也写道“我不敢奢求‘特赦’,让我出去就医,医好了再回来关。”等字句,吴育升也批评,陈水扁在信中句句诚恳,为了申请保外就医不择手段。

柳波律师则认为在刑民交织的案件中,刑和民二者的证据采信标准不同,裁判时间有先后,前案的判决对后案是否有预判力,前案判决采信的证据、认定的事实、法律关系的定性,后案审理中能否采取“拿来主义”,如何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是应该关注的问题。

在南京师范大学举行的挂牌仪式上,京都南京分所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研究中心将成为南京刑事法学、民商事法学和律师界共同推进刑民一体化研究的重要基地。

蔡道通认为,原则上有前置法,再有经济犯罪条款的才是合理的,只有前置法有规制的,刑法再进行第二次保护,才有意义。换句话说,如果前置法都没有,刑法直接介入,刑法的解释必须在构成条件上要持特别慎重的立场,因为对于公民来说,包括经济领域,如何让公民,让市场主体、商事主体有一个基本的预期,如果没有前置法,刑法的解释应当秉持严格的立场。如果出现经济行政法律法规的滞后或者盲区,而产生刑事立法过于超前的现象,这个时候怎么理解?蔡道通表示,如果没有前置法的,或者前置法的界位比较低的,比如说只有一些部门规章,缺乏行政法律法规的,我们对兜底性条款应当持严格的立场,否则的话,法的安定性就会有影响。

储槐植、蔡道通、田文昌、京都所主任朱勇辉共同为“刑民一体化司法研究中心”进行揭牌,研究中心聘请蔡道通院长、王九川律师为联席主任,聘请梁根林教授为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聘请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柳波、南京分所合伙人蔡栋律师为研究中心秘书长。此外,研究中心还向储槐植教授颁发了终身荣誉主任的聘书,向田文昌律师颁发了荣誉主任的聘书。

特朗普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向伊朗提出12项要求,包括重新谈判伊核协议、谈判伊朗弹道导弹发展问题等,作为停止对伊制裁的条件。但是,这些条件遭到伊朗方面拒绝。

今年11月19日,美国和伊朗关系持续紧张之际,美国海军“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穿过霍尔木兹海峡,进入海湾水域。美方声明说,美军行动旨在“确保海湾地区贸易畅通、海上运输安全和稳定”。

去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方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对伊朗制裁。根据美方设定的90天和180天两个缓冲期,美国对伊朗首批制裁措施于8月7日生效,第二批制裁措施于11月5日生效。

美国制裁对伊朗经济造成了实实在在的损害:原油出口下降超过80%;里亚尔贬值200%左右;失业率高达11%;通胀水平上涨40%……因经济萎缩引发的社会问题此起彼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伊朗经济今年将萎缩9.5%。

因应持续紧张的海湾局势,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和阿拉伯国家联盟5月30日在沙特阿拉伯城市麦加召开特别峰会,海合会又于12月10日举行第40届海合会首脑会议。在这些重要地区会议上,伊朗问题是核心议题。虽然各国各怀心事,但在维护地区稳定、防止全面战争方面存在共同诉求。

美国制裁涵盖伊朗石油出口以及金融、航空、汽车、金属、矿产等非能源领域,相当于对伊朗国民经济命脉发动全面打击。包括玛欣在内很多伊朗人已经真切感受到美国制裁对生活的影响,然而并未因此绝望。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伊朗问题专家芭芭拉·斯莱文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伊政策几乎完全受国内政治驱使。未来一段时间,美伊之间会维持紧张态势,美方会继续对伊朗政府和个人实施制裁,但是不会轻易诉诸武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伊朗问题专家陆瑾指出,摆在伊朗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向美国投降,要么反制制裁。显然,伊朗选择了后者。近期,伊朗寻求与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对话,正是试图突破美国制裁的努力。

澳门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课程主任李洪江,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江溯,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刑法研究所执行所长高艳东和南京师范大法学院副院长刘远,教授秦策、刘俊以及京都所主任朱勇辉、民商业务部主管合伙人公丕国等与会代表对在刑民交叉案件处理中遇到的问题和存在的困惑进行了交流。

他也质疑民进党当局,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陈水扁的身体和精神越来越好,为什么只有民进党当局看不出来?而台中监狱18次展延保外就医期限,一再让陈水扁踩红线,挑战台湾司法。

4月21日,由京都律师事务所(下称京都所)、京都律师事务所南京分所(以下简称京都南京分所)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共同发起的刑民一体化司法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在南京举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储槐植、梁根林等数十位知名法学专家教授以及公检法司等司法实务界同仁参与研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京都所名誉主任田文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蔡道通教授出席活动并致辞,京都所高级合伙人王九川主持。

国家检察官学院院长黄河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黄芳教授等在刑民交叉问题的理论和实操上进行了自由发言和讨论。专家们对研究中心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对研究领域“刑民一体化”给予了高度肯定,纷纷为研究中心未来发展建言献策,均表示将结合自身资源和优势,为研究中心贡献自己的力量。

埃及阿拉伯伊朗政策分析论坛主席穆罕默德·阿卜杜勒-努尔说,埃及在美伊关系问题上所持立场和表态非常谨慎,既不想选边站队,也不想与任何一方交恶,希望在不成为伊朗敌人的情况下保持与美国的战略关系。

沙特阿拉伯伊朗问题专家穆罕默德·苏拉米认为,伊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中短期内得到实质性改善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可望建立更冷静的关系,至少可以减少敌对,避免局势进一步紧张以及发生直接或间接冲突。

田文昌通过实际案例向大家讲述了常见的刑民交叉案件处理误区和因刑民交叉问题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从实务的角度对刑民一体化存在的一些误区进行了分析和解读。希望通过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密切结合,来深入地研究刑民交叉的问题,真正地理清当中一些必须分开的界限,形成一个贴近实务的、接地气的研究成果。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加强对伊制裁,加剧海湾局势紧张,伊朗和沙特之间的矛盾与美国对伊朗的政策结合得更为紧密,这是今年中东局势发展的重要特征。在未来相当长时期内,美伊斗法都将是中东局势中的重要变量。(参与记者:马骁、刘品然、刘阳、涂一帆、吴丹妮)

陆瑾认为,在美伊关系方面,伊朗坚持“不解除制裁就不与美国对话”,这一立场很难动摇,而美国方面迄今也没有显示任何放松对伊制裁的意愿,因此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双方紧张关系还将持续。

美国马里兰大学伊朗问题专家克雷·拉姆西认为,制裁或许限制了伊朗的国际影响,但是并未切断伊朗与外界联系。而且,制裁还刺激了民意:六成伊朗民众支持政府退出伊核协议,对美国持负面态度民众比例也升至13年来最高水平。

年近50的玛欣,是伊朗一名普通的中产家庭主妇,一家人在首都德黑兰城北部拥有一套独立住房。玛欣说,今年以来,全家生活质量明显下降,各方面开支都得精打细算,但是还没有到山穷水尽、揭不开锅那一步。

作为最早提出刑事一体化的倡导者和倡议者,储槐植认为,研究中心的成立对于解决刑民案件实际操作中的问题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际意义,希望研究中心通过对刑民关系复杂问题的研究产生从理论到实践的影响。对于刑民交错案件,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可以分别按照先刑后民、刑民并行、先民后刑三种方式,并且遵循法秩序统一原理,坚持对民事不违法的行为刑法亦不处罚原则。

美国逐步恢复和扩大对伊朗制裁以来,几乎所有伊朗家庭都受到影响,制裁给伊朗政府在稳定国内局势、维持经济活力方面造成巨大压力。与此同时,美伊斗法外溢效应业已显现,对中东地缘政治带来深远影响。

吴育升日前就针对陈水扁是否应该回台中监狱继续坐牢,公布一波电话语音民调,在4月25日至4月28日针对新北市第一选区(淡水、林口、泰山、八里、三芝、石门)调查,结果显示,在有效回复的电话中,超过71.9%受访民众认为,陈水扁应该回去坐牢。

埃及阿拉伯政治和战略研究中心副主席穆赫塔尔·戈巴什认为,美伊关系紧张不在于伊核计划,实为超级大国与地区大国在掌控中东局势方面冲突使然,伊朗不受美国控制,在某种程度上在与美国竞争地区资源。

吴育升表示,不管是从司法面或民意面来看,应该让陈水扁应该回台中监狱继续坐牢,民进党不要再无视司法。

分析人士认为,以压促变,是美国对伊朗政策主要目标。但在实施过程中,美方专注于压,而未对伊朗会否变、如何变进行通盘考虑,导致美国对伊政策更像是一场豪赌,其代价却要伊朗、中东乃至世界来承担。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说,伊朗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地区局势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巴林问题、卡塔尔危机、也门战争等问题上都可以看到背后的美国-伊朗和沙特-伊朗矛盾的影子。

高艳东则介绍,刑民交叉一体的情况下,要考虑中国特殊国情,如果按西方的很多理论,中国的民事欺诈就是诈骗罪。此外,按照传统的西方理论,一些案件是否只能按民事处理?高艳东对互联网企业作了相关研究,发现在互联网违法犯罪活动中,薅羊毛、恶意排名、虚假地址等现象下,如果没有技术手段,根本无法起诉,考虑到网络时代甚至人工智能时代带来的新问题,希望能通过修正让司法理论和实务更好地解决问题,或者说,刑民一体化能不能考虑这些现实问题。

走在德黑兰街头,不难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繁华热闹。每天早晚高峰时段,车流在市区高架桥、主干道、大街小巷奔涌不息。到了周末,德黑兰各家“老字号”烤肉店生意异常红火。若逢节庆,大小餐厅人满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