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旭生物赴科创板IPO九成营收来自境外频繁拆出资金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杭州安旭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旭生物”)11月3日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本次拟募集资金4.59亿元。据悉,新增年产能3亿件,拟投入2.51亿元用于第二、三类医疗器械、体外诊断试剂、仪器和配套产品建设项目,3996.15万元用于体外诊断试剂及POCT仪器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8022.77万元用于技术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3740.24万元用于营销与服务网络体系建设项目,5000.00万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九成来自境外销售 收现比率连续下滑

而在整个报告期期间,公司多次接受实控人之一凌世生提供的担保。

核心技术或存潜在合规性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51.19万元、1218.65万元、1944.18万元、9728.39万元;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的差额分别为2,230.33万元、-2,122.28 万元、-3,500.57万元。显而易见,公司在报告期内经营不善的问题突出。

招股书披露,安旭生物成立于2008年,专注于POCT试剂及仪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2017-2020年1-6月的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11亿元、1.64亿元、2.10亿元、3.08亿元;相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579.15万元、3340.93万元、5444.76万元、1.72亿元。

据招股书,安旭生物主要的核心技术为POCT试剂的配方和制备技术。核心技术人员为凌世生、董文坤、魏文涛、陈东、姚磊、严江敏。其中,除陈东外,其余几位核心技术人员均有艾康生物、美康生物(300439,股吧)任职经历。

同时,公司频繁向凌杰、姜学斌、魏文涛、黄银钱等人拆出资金。

2017-2019年报告期,公司拆出资金合计348.9万元,已归还205.9万元。

看到一家家老牌餐厅的永久关闭,梅尚彬表示,我相信许多餐厅的营业额也仅仅是“持平”而已,许多业者仍然坚持开店,是为了回报支持自己的老顾客,也是为了对得起自己一直服务的小区和开店的初心。(张晨)

而营收的主要来源于POCT试剂,目前公司形成了覆盖毒品检测、传染病检测、慢性病检测、妊娠检测、肿瘤检测、心肌检测、生化检测、过敏原检测八大领域。超七成收入来自毒品检测试剂。可以看到,公司对大单品十分依赖。

值得注意的是,凌杰为实控人之一凌世生堂弟,任职博进医疗总经理;魏文涛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之一,任职安旭生物副总经理;黄银钱为公司董事;而姜学斌与公司实控人之一的姜学英是否存关联关系,公司未做出解释。以及就多次拆出资金的去向,安旭生物亦未详细说明,而这期间是否存利益输送亦未可知。

梅尚彬表示,现在的营业额只有从前的20%到30%,因为各项支出的拮据,店内人手也减少到只有三个人,从接外卖订单、招待堂食顾客、后厨烹饪以及打杂,全都要包办。

梅尚彬表示,纽约市府推出户外用餐计划开始后,因店铺地处坚尼路东侧,远离勿街(Mott St。)等中餐厅密集的街道,自家店推行户外用餐有些许困难,但好在得到许多小区人士以及商改区的帮忙才得以建立。但这不是他面临的唯一挑战,疫情发生后,由于食品供应链改变,很多食材都涨价了,“我们不敢涨,是因为失去收入的不仅餐饮业,而是所有人”。

就公司核心技术方面,上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对安旭生物所拥有的核心技术的合规性提出质疑,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关于核心技术来源及其先进性,说明公司试剂、仪器及耗材等产品技术来源、形成过程,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存在争议或潜在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安旭生物控股股东为杭州艾旭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艾旭控股 ”),持有安旭生物35.8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凌世生和姜学英夫妇,两人通过艾旭控股持有公司35.83%股份;此外,凌世生直接持有公司33.50%股份,姜学英直接持有公司2.67%股份;俩人又通过创圣投资持有公司7.52%股份,俩人最终合计持有公司79.52%的股份。

频繁拆出资金,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同期,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17%、45.15%、25.56%、23.95%,负债虽明显改善但依然高于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的均值,均值分别为22.80%、18.59%、16.48%、22.75%。同时,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另外,报告期内,安旭生物曾向关联控股股东艾旭控股拆入资金,

据招股书,公司营收的九成以上来自境外销售,业绩依赖国外市场,国外市场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3.81%、94.13%、93.09%、98.57%;而国内市场7%不到,2020年上半年境内收入仅1.43%。

延伸阅读 北京女子核酸阳性大哭 目击者:她称自己前2次是阴性 北京女子接到核酸阳性通知后崩溃大哭 已送发热门诊 北京女子商场吃饭时接核酸阳性通知 蹲地崩溃大哭

在经营“明丰阁”的13年中,梅尚彬以价廉美味的中餐掳获不少本地食客的味蕾,“很累是真的,但现在是为了熟客撑着,我能开到现在,也全凭他们的支持。”

复工后,食客回流的速度很慢,“我真的有考虑要就此放弃了,关店也许比现在轻松多了,”梅尚彬苦笑说。后来随着老顾客们逐渐到店,许多华人食客为了支持他,一直带朋友光顾,甚至让他为华人工程队提供午餐餐盒,才让他坚持到现在。

2017年,公司向艾旭控股拆入资金100.00万元,2018年归还。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安旭生物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主营业务收入的收现比分别为1.00、0.86、0.94、0.71,出现连续下滑,公司回款能力示弱,而与此同时,公司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加,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219.26万元、4608.84万元、6355.83万元、1.5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7.75%、25.80%、27.95%、4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