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警局举办晋升典礼称犯罪率下降三华裔晋升

中新网5月5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当地时间3日,美国纽约市警总局举办晋升典礼,华裔警察吴忠翰获晋升,另有两名华裔文职人员也获得晋升。市警总局局长奥尼尔(James P. O’Neill)表示,2019年4月的犯罪率,与2018年同期相比,减少了446起,全市犯罪率持续下降,与每位警察的辛勤工作及其家人的支持分不开。

2016年7月14日,因涉嫌伪造金融票证罪,黄某峰被涟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2月26日,黄某峰被逮捕。

吴忠翰表示,虽然中文并不十分“灵光”,但身为警察,能够帮助民众、服务民众,是一份很有成就感的工作。控制犯罪办公室以研究和监控全市五区的罪案趋势为己任,通过调查研究提出应对措施和建立犯罪模型,起到预防和降低犯罪率、提高执法效率等目的。此次在女友和父亲的见证下喜获荣升,更令他坚定了警察这一职业道路。

被告与受害人的邻居曾透露,因死者未能给林家“传宗接代”,导致公婆和媳妇间积怨已久,且常发生争执。

正因为此,仍需各方合力共同纾解教育焦虑、回归教育本心,让孩子们扎扎实实地成材。

从“青蛙”“牛蛙”到“素鸡”“鸡娃”,折射出的“教育焦虑”需要理解,更需要深思。在社会不断努力提供更优质、更公平教育的同时,我们必须意识到:执着于“鸡娃”“拼娃”的家庭教育心态广泛存在;贩卖焦虑、制造需求的“影子教育”依然风生水起;“唯证书论”“唯竞赛论”的单一教育评价体系还未得到根本扭转。

最近引起关注的“凡学必赛,凡赛必奖”“花钱买奖杯”等比赛乱象,同样被认为源自急功近利的教育心态。“鸡娃的战争”如此上演,不免让人忧心:“打鸡血”的方式,是否存在透支孩子身心健康的风险?“鸡娃”式教育,能否实现父母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

2015年2月严某岳父找到黄某峰索要借款,黄某峰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严某岳父要黄某峰把他的借据换成严某在渡头塘信用社贷款的收据,即表示严某在渡头塘支行的贷款已清,黄某峰的贷款也便结清。黄某峰随后出具了三张渡头塘信用社的“收回贷款凭证”,之后严某拿到收回贷款凭证后便不再还款。

华裔林伟虹(音译,Wei Hong Lem)与张靖(音译,Jing G. Zhang),也分别在晋升典礼上获擢升。其中,林伟虹升职为市警预算小组组长,属于高阶文员职位。

2015年3月,渡头塘信用社主任聂某找到严某要其按时归还贷款利息,严某把由黄某峰出具的收回贷款凭证交由聂某等人查看。聂某查看后发现凭证是假的,便把严某告到了法院,至此,黄某峰伪造公司、企业印章一案案发。

吴忠翰的父亲吴峰吉,于1984年带着两岁多的儿子从台北移民赴美,从餐馆生意做起,辛苦打拼将一双儿女养大成人。如今,不但女儿成为一名药剂师,从警多年的儿子也获得荣升。他表示,儿子刚加入警队时,也曾担心这份工作带来的潜在危险,但十多年过去,儿子不仅干得开心,更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擢升,希望他继续努力工作服务社区,未来能够荣升为Captain。

从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取得会计专业学位的林伟虹,于1996年加入纽约市警审计及会计小组,成为一名会计,后被提升为行政分析人员,主要负责审查市警部门每年高达52亿美元的费用开支等资金。除了工作成绩亮眼,林伟虹还与结婚22年的丈夫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现年36岁的华裔吴忠翰,从纽约水牛城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商学专业毕业后,在速食店打短工,后来决心加入警队。从警已13年的他,曾先后在市警112分局、106分局、28分局工作,目前加入控制犯罪办公室工作,继续在哈林区服务。

“今天你鸡娃了吗?”——戏谑的调侃,却勾勒出现实的教育图景。一边是家长们不计成本地为子女报名参加培训班甚至“超前教育”;另一边是孩子们“全天候”学习“十八般武艺”,不得不“超负荷运转”。当下,诸如“幼儿园学习编程”“11岁获专科文凭”“5岁儿童简历长达15页”等新闻时常见诸报端,每每引发公众讨论。

日前,本案在涟源市人民法院宣判,法院判决,黄某峰犯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根据起诉书,林大河于3月28日上午8时30分左右,与50岁儿媳贺文英(He Wenying)在皇后区瑞吉屋(Ridgewood)的住宅后院发生争执,他连续向儿媳的颈部连刺多刀,导致被害人陷入昏迷,三日后不治身亡。

成长,从来不是一条“单向道”。有学者将教育的价值分为两种,一为本质价值,一为工具价值。前者侧重人的发展和培养,后者关注教育的选拔与甄别。“鸡娃”的父母们误将考试、升学当作成材的唯一标尺,让孩子辗转于一家又一家课外班,追求一项又一项“认证”,期望子女能够在同龄人的竞争中“胜人一筹”。相比之下,家庭本该承担的人格与美育教育,却不得不给功利教育“让位”。可谓“跑偏”甚矣。当然,在孩子成长、成材的教育之路上,“本质”与“工具”息息相关、不可偏废。《小王子》一书中写道:“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抓一批人来搜集材料,不要指挥他们做这个做那个,你只要教他们如何渴望大海就够了。”

在今年的热播剧《小欢喜》中,就塑造了一位在母亲“高压政策”下喘不过气、最终患上抑郁症的高中生形象。家长为一时之领先而肆意培养“鸡娃”,不仅与成长规律背道而驰,而且很难称得上“为之计深远”。

警方调查发现,2012年8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魏彦军一伙使用假章,先后多次把阳天通信存入款项转入其实际控制的石家庄德天贸易有限公司账户中。期间,因阳天通信曾更换过印鉴,魏彦军一伙制造了第二套假章,再次骗过该银行成功盗取。

经过三方商议,法官拜彻(Richard L. Buchter)将下次庭审时间定为明年1月3日,届时检辨双方将呈上更多证物。

经法院审理查明,此案事发是由一起贷款民事纠纷案引出的。2012年7月20日,严某在渡头塘信用社由黄某峰办理了一笔230万元的贷款。之后黄某峰因用钱,找到严某岳父借了100多万元。

以更大视野来看,“鸡娃”背后是弥漫在整个教育阶段的“集体性焦虑”,一味苛责父母并不合理。实际上,这种焦虑情绪已经形成“剧场效应”,即看戏时前排起立,后排也不得不站起。如果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抢跑”,自家孩子却还在“热身”,家长们如何做到“云淡风轻”?当惊叹于一个个“牛蛙”横空出世,自家孩子却还是普通“青蛙”时,家长们又怎能不心急火燎?正如网友评论:“你不学,有人学,你不得不学。”在重重压力和焦虑的倒逼下,不少家长无奈中只好跟风“鸡娃”,对于孩子的要求与标准也在这一过程中水涨船高。

世间万物皆有时节,孩子成长亦有其个性与规律。以此为基础,适度挖掘其潜力、培养其兴趣,并无不可。通过延长学习时间、加码辅导力度的方式,也确实能在短期内收获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拔苗助长”“过度施肥”肯定种不出好庄稼。倘若家长们不顾实际一味养“鸡娃”,让子女长期面临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压力,那么孩子很可能心理失衡,最终失去持续奔跑的勇气和能力。

渡头塘信用社主任聂某表示,由黄某峰签名的湖南省农村信用社收回贷款凭证不是其信用社的专用凭证,行政公章系伪造,信用社专用收回贷款凭证不盖行政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