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网大排查下的武汉社区重压到极致后的转机

摘要:2月17日起,武汉全市开展了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希望在2月20日完成“五个百分之百”工作目标。

坐下沙发的那一刻,疲惫到极点的何忠一下子瘫了下来。他已经近十个晚上没有回家睡觉,因为密切接触社区患者,“只能睡在社区。”

“上面是社区要做的核心工作,对于街道来说,就是送病人,保证四类人的清零,重症的全部向上级反映,得到床位计划,一个不漏送到医院送上病床,轻症病人也要报计划,送到方舱。”郭磊说。

刚开始,体温监测工作做得很粗糙、被动,社区和街道只掌握主动找社区上报、医院反馈来的患者信息,进入二月份后,社区逐步通过居民主动申报、上门问询等方式,建立全面监测居民体温的体系,每日摸排。

“这样的节奏已经持续了数日,居民上报症状后,第二日便能够依据病情得到收治。”何忠告诉现代快报记者,1月20日,钟南山明确新冠肺炎人传人后,武汉全城的疫情阻击战正式拉响,社区是这场战争防控端的最末梢,他和社区同事经历了疫情发展的全过程。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江岸区大智街道党工委书记郭磊对现代快报记者表示,“应收尽收、不漏一人”要求提出后,患者集中收治工作得到极速推进,“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我管辖社区患者得到了迅速收治,过去郁结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现代快报+/ZAKER南京 特派记者 熊平平/文 顾炜 顾闻 侯天卉/摄

但现在床位依然是武汉应对疫情的短板,据了解,武汉计划在2月20日完成十万张床位储备,其中定点医院床位1.4万张,轻症治疗点床位3万张,集中隔离点床位5.6万张。

截至3月5日24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422例,治愈出院病例298例,死亡病例8例。现有疑似病例29例。累计确定密切接触者2874人,其中368人尚在隔离医学观察中。

过去送患者要争名额,现在特别是确诊、临床诊断、疑似的重症病例,社区争取做到应收尽收。“我每天报的名额都会给我床位,这个我很开心。”郭磊表示。

二是对小区进行封闭管理,即把小区所有出口封掉,留一个出口,安排工作人员值守,进入小区测量体温,出入登记,一家三天只允许一人出门购物,早上八点半值守到晚八点半,有工作需要居民,需要单位盖章后才可每天出门。

何忠说,这一转机出现在2月2日以后,最初有了集中隔离点,部分患者可以离开家隔离,其次是2月6日后,方舱医院逐步开始运转,释放了越来越多床位,更多轻症患者可以送到方舱医院,集中收治。

三是帮扶和慰问困难居民。下沉机关干部、社区工作者,对社区困难居民进行帮扶,如无行动能力老人、残疾人,家里没有菜米油盐,由社区提供代购服务。

仁义社区所做的工作正是在落实武汉市提出“五个百分之百”目标: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

最近,何忠的心终于稳了。2月13日,社区一位疑似患者确诊为新冠肺炎。他上报街道后,患者第二日就被安排进了武汉市第六医院。

何忠同事李娟娟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委屈地哭了,“当时很多人不理解我们,说我们不作为、逃避责任。”

在这场防疫战中,有两道防线是阻击疫情的关键:一道是奋战在医院里的医护工作者,他们救死扶伤。另一道是社区工作者、公安民警,他们防控病毒更大范围传播,对于疫情走势来说,后者尤为关键。

58岁的何忠是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仁义社区党总支书记,自武汉疫情狙击战打响来,他和17名同事,为了完成应收尽收、排查清零工作,24小时连轴转,对社区2524户居民、5080人的体温进行监测跟踪。

在一月下旬、二月初的一段时间,何忠的社区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当时真的是一床难求,患者找我们,我们只能登记上报街道,但是上报迟迟等不来床位,居民就把气撒在我们头上。”何忠说。

确诊病例中,北京市16区中平谷区尚未有病例,东城区13例、西城区53例、朝阳区72例、海淀区63例、丰台区43例、石景山区14例、门头沟区3例、房山区16例、通州区19例、顺义区10例、昌平区29例、大兴区39例、怀柔区7例、密云区7例、延庆区1例,外地来京病例25例,境外输入病例8例。

随着医疗资源的逐步释放,社区防控工作也逐步清晰起来,叶德添的铭新社区主要做了三件事。

“我的工资3300元,社区网格员2400元,像我们这样现在还坚守在社区岗位的,都不是为了钱。”叶德添说,低工资、高风险,很多社区工作者都直接辞职了,现在能够坚守在社区岗位的,都是坚持自己的初心,应该被尊重。

此外,社区还专门成立消杀组,每日对社区楼栋使用消毒液进行消杀。

“社区居民对我们态度也开始缓和了,知道我们在解决问题,在帮助他们。”李娟娟说。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6日表示,3月5日0时至24时,新增4例来自意大利的输入病例,均已送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新增报告疑似病例3例、密切接触者7人。治愈出院患者1例。

“方舱医院建设速度太快了,2月3日晚,市里宣布在江汉区、武昌区、东西湖区建设方舱医院,2月5日夜里11点武昌方舱就投入使用了,800个床位等待患者。”大智街道铭新社区书记叶德添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正是方舱医院的迅速投入,让他所在社区的轻症确诊患者得到了迅速集中收治。

确诊病例中,男性病例204例,占48.3%;女性病例218例,占51.7%。年龄范围为6个月至94岁,其中5岁以下14例,占3.3%;6岁至17岁14例,占3.3%;18岁至59岁283例,占67.1%;60岁及以上111例,占26.3%。

小区封闭后,患者去医院由街道安排车辆接送。“每个社区有4台的士或者支援滴滴车辆,接送普通病人,如果疑似病例、确诊病例,由三辆专门车辆接送。”郭磊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为了落实四类人群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2月17日起,武汉全市开展了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希望在2月20日完成“五个百分之百”工作目标。

何忠所说的转折点,与武汉市2月初出台的一项政策密切相关: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要求各区,从2月2日起,对涉及新冠肺炎的“四类人”采取集中收治、隔离措施。

“2月6日往后,我们的压力逐渐小了,前期积压的确诊患者、疑似患者统计上报给街道后,他们陆续得到了床位。”何忠说,社区居民就不再恐慌了,尤其是轻症患者,他们知道有方舱可以去,有药治疗,心就安定了。

根据此间媒体报道,北京市委书记蔡奇5日到首都国际机场调研检查北京口岸入境防疫管理工作。他指出,当前境外疫情正在扩散蔓延,北京作为重要的国际口岸,面临境外疫情输入的风险骤增。

“四集中”是对前期居家隔离的纠偏,是从根本上控制住感染源的关键举措。现代快报记者2月3日在武汉一大型社区摸排时了解到,当时大量患者都未能收治,居家隔离患者占到总比例的绝大部分。

应收尽收、不漏一人的“四集中”

北京市已有13个区已连续14天以上无新增确诊病例,具体为平谷区自有疫情以来无报告病例,延庆区42天、门头沟区32天、怀柔区28天、顺义区26天、东城区23天、密云区23天、石景山区21天、大兴区21天、房山区18天、昌平区17天、西城区15天、通州区15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所谓“四集中”是指:对确诊患者无条件集中收治,尽快安排床位;对疑似患者集中隔离,征用一批民营医院,配备必要生活、消毒、医疗设施,最快时间安排检测;对发热患者集中隔离观察;对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

他强调,要把防范境外输入作为当前防疫工作的重中之重,发挥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作用,坚持依法依规、严字当头、协同作战,抓实抓细各项防控措施,坚决筑牢口岸检疫防线,确保首都安全。(完)

“有新增发热病人,先送到隔离点收治,然后我们就申报做核酸检测,确定是否是阳性,确诊病人我们按照重症、轻症标准,送到医院或者方舱。”叶德添说。

为了推进落实“四集中”,武汉“铆足劲拼命干”:征用酒店、民营医院、党校、大学宿舍等场所建设隔离点,收治疑似患者和密接者;征用运动场馆,建设方舱医院;以及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相继完工与使用。

对此,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指导督导湖北省、武汉市刻不容缓依法采取果断措施,要不折不扣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真正做到应收尽收、不漏一人。

一是对社区居民体温的监测、排查,通过社区两委成员、网格员、街道干部、市局机关下沉公务员、志愿者等人员力量,全面掌握社区居民发热、肺部感染情况,对社区进行四类人进行“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