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学一周美国多所大学疫情反弹这所学校130名学生感染面对面授课改为远程学习

据央视新闻,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多州新增病例只升不降。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特朗普政府仍坚持要求学校复课。美国多州学校在本月初陆续重新开放,随之而来的是校园疫情的暴发和蔓延。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开学一周130名学生感染新冠

(作者:王海锋,系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教授,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书写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术史〔1978-2018〕”〔18BZX012〕的阶段性成果)

7月5日,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当日一早,于蓝的好友、已经92岁高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等一众人前往悼念。

毫无疑问,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哲学的大众化作出了突出贡献,即推动马克思哲学体系化和原理化、与当时各类社会思潮的斗争、彰显马克思哲学的现实性与人民性品质,等等,这些都对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具有重要的启示。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环球网、海外网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韩凯 摄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演员葛优现身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环球网消息称,据美国有线电视网(CNN)17日报道,在开学第一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就有大约130名学生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校方决定立即停止面对面授课。

“你的《白衣战士》、你的《翠岗红旗》、你的‘江姐’、你的《革命家庭》、你的《龙须沟》……你还为儿童电影制片厂做了那么多贡献。这些都没有走。”

彰显马克思哲学的现实性和人民性

信中还表示,自周三起,所有本科生的面对面授课将转为远程学习。该大学还预计,大多数本科住宿学生将改变秋季住宿计划。

事实上,于蓝在她的电影生涯中培养了一批电影人。

“她和时代同在,和我们同在;她的这些作品也载誉史册。”田华说。

二是在世界学术交流日益普遍化、各类社会学术思潮涌动的格局下,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敢于同各种社会思潮交锋,因为任何退让和放弃都意味着既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科学性和真理性的丧失。

6月27日晚21时07分,曾在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扮演经典角色“江姐”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

2000年退休后,于蓝就住在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宿舍。“在那里,她自己有一间小的会客室,其实就十来平米,但是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儿童电影人来拜访,请她看片子、看剧本、提意见。”侯克明说。

“我们俩经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一直到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我们都在一块。我们是电影的同路人,又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校友。”

据海外网日前报道,当地时间16日,特朗普女婿、白宫顾问库什纳在接受美媒采访时称,将送自己的孩子回学校复课,并不担心存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当主持人问道,他是否担心孩子会有感染新冠病毒的潜在风险时,库什纳说,“不,因为儿童死于流感的数量是死于感染新冠病毒数量的6倍。所以,基于这一数据,我不认为有风险。”美媒称,库什纳并没有给出数据的来源。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韩凯 摄

1949年,此前主要演出舞台剧的于蓝,第一次登上电影银幕,主演影片《白衣战士》。此后,她先后出演《翠岗红旗》《龙须沟》《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等影片。1962年,于蓝和田华一同当选中国文化部推选的“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

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的另外两所大学也遭遇到了大量的病例。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表示,该校一处女生宿舍的23名学生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目前已被隔离。

上世纪80年代起,于蓝又投身到儿童电影事业中。她创立了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创设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为儿童电影的研究和国际交流铺平了道路。

当日上午11时许,告别仪式渐入尾声。礼堂内,家属与于蓝最后作别。

人民性显然是马克思哲学的又一重要品质。马克思哲学的永恒主题在于“必须推翻使人成为被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人类的解放。恩格斯晚年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因此,以体系化和原理化形式体现出来的马克思哲学,其实质在于在“化大众”中彰显理论的现实性和人民性品质,让马克思哲学成为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广大民众改变世界、实现自身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思想武器。例如,在恩格斯看来,作为“以商品生产为基础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在这个社会中,“生产者丧失了对他们自己的社会关系的控制”,个人沦为资本的奴隶,即在资产阶级社会里,只有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因此,“人的独立性和个性”问题构成恩格斯晚年关注的核心问题。当然,这一问题是在马克思哲学的基础上展开的。又如,恩格斯总结指出,马克思哲学的一个重要贡献就在于,彻底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即“揭示了在现代社会内,在现存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是怎样进行的”。概言之,在这些剖析背后,隐含的是恩格斯对马克思哲学所蕴含的人民性本质的深刻洞察。恩格斯晚年意识到,要使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广大民众真实接受马克思哲学,最为关键的是,彰显这一哲学所蕴含的实现人类的自由和解放的理论旨趣和价值追求,让其充分意识到,马克思哲学是真正的人民的哲学。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于蓝亲属李雪健一家送别于蓝。 韩凯 摄

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女生宿舍23名学生被检出阳性

此前,俄克拉何马州的一名高中学生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仍去学校上课,导致17名学生有感染风险。

特朗普女婿:儿童死于流感的数量是死于新冠病毒数量的6倍

俄克拉荷马大学主教练林肯·莱利上周六表示,该校球队九名橄榄球运动员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

“于蓝奋斗了一辈子,成就辉煌。她的毅力、奋斗精神,在同一代人中是非常突出的,所以取得那么大的成就是必然的。她给我们后人留下了许多精神财富。”(完)

在告别仪式现场,曾与于蓝共事的王好为向中新网记者做了这样的概括——

一是构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体系,显然不是为了构建一个“先验的结构”,将其重新拉回到思辨哲学的境地。这一学术体系构建的目标是服务于当代中国乃至人类的重大理论和重大现实问题,为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思想智慧。

于蓝,“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曾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等,其中,在《烈火中永生》塑造的“江姐”一角最为观众所熟知。

事实证明,恩格斯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在“社会民主党的普通党员已经受到庸俗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强烈影响”的情况下,恩格斯扭转了时局并使得共产主义世界观“越来越迅速地为日益广泛的各界人士所接受”,即在马克思哲学大众化的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于蓝啊,我知道人都有这一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走了,我的心好疼啊、好疼啊……”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田华将于蓝称为自己“人生当中的挚友、知音”。

于蓝走完了她的一生。但田华说,在她心中,于蓝没有走。

概括起来,恩格斯晚年主要从三个方面作出了探索。一是在内容上将隐匿在马克思不同文本中的思想加以逻辑地整合,系统梳理了马克思的两个伟大发现——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并将其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整体性地纳入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构建了一个适合在民众中宣传的体系化和原理化的理论体系。二是在形式上将马克思的一些论著中存在的“不必要的外来语”进行“口头的阐释”,将体现在马克思的“纯学术性的著作”中的哲学思想加以概括和凝练并转化为适合“直接在群众中进行宣传”的思想理论。例如,在《反杜林论》和《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对历史唯物主义作了最为详尽的阐述,使民众更为直接地理解马克思哲学所提供的方法论原则,这奠定了其哲学大众化根基。三是在理论来源上系统剖析了马克思哲学诞生的时代境遇和思想根源,尤其是梳理马克思(主要是唯物史观)与费尔巴哈人本学唯物主义、黑格尔思辨哲学的内在思想关系,以便让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广大民众真实把握马克思哲学思想诞生的历史处境和思想来源,在比较分析中理解和掌握其思想的精髓和特质。例如,恩格斯再次确认唯物史观与黑格尔思辨哲学的内在关联,在他看来,黑格尔哲学所拥有的巨大的历史感,自觉或不自觉地“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走出这些体系的迷宫而达到真正地切实地认识世界的道路”,这也就是海德格尔所强调的“马克思在经验异化之际深入到历史的一个本质性维度中,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就比其他历史学优越”。

按照恩格斯晚年的理解,马克思是“给现代整个工人运动提供了科学基础的人”。事实上,让广大民众彻底认清自身的处境以及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本质,构成了恩格斯晚年重新阐释和发展马克思哲学、积极推进其哲学大众化的又一任务和使命。

“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

三是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化、学理化已经取得重要成就的基础上,更应重视大众化问题。哲学理应成为人民大众创造美好生活的思想武器,让哲学理论之光照亮现实之路,让哲学成为人民大众的学养。

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校长凯文·古斯凯维奇和常务副校长罗伯特·布劳因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学生表现出轻微症状。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当日一早,于蓝的好友、92岁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前往悼念。图为田华(右二)和李雪健交谈。 韩凯 摄

马克思哲学的大众化,重在为广大民众所接受并转为作为先进生产力代表的工人阶级反抗剥削压迫的思想武器,但事实情况是,作为“当代最遭嫉恨和最受诬蔑的人”,马克思及其哲学思想自诞生之日起就遭受到来自各方的打压和误读,在其逝世后这一状况变得更为糟糕。因此,要实现马克思哲学的大众化,恩格斯晚年所要做的就是,直面资产阶级理论家的恶毒攻击和混淆视听的误读,坚决捍卫马克思哲学的真理性和科学性。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此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坦言,于蓝在上世纪80-90年代,为中国儿童电影事业打下了特别坚实的基础,“最重要的是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从事儿童电影创作的人”。

另外,从显示北佐治亚大学校外宿舍的社交媒体视频上可以看到,一场大型派对上几乎没有人戴口罩。“我们的许多学生选择无视新冠疫情下的公共卫生指导,在没有社交距离或面部覆盖物的情况下聚集在一起,这让我们感到失望。”北佐治亚大学的传播执行董事西尔维娅·卡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

7月5日上午临近10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现场摆满了社会各界敬献的花圈、挽联,礼堂内循环播放着于蓝之子田壮壮执导的纪录片《德拉姆》选曲,数百位亲友群众前来悼念。

于蓝之子田新新曾向记者讲述过这样一个细节,“我记得有人拍了一部电影请我妈来看,那演员自己都觉得拍得不怎么样,可我妈认真地从头看到尾。她一直到晚年还保持着这种对电影的热情。”

该校师生的新冠病毒检测数据显示,过去一周,在954名接受检测的学生当中,阳性率为13.6%,5名校内员工的检测结果也呈阳性。截至周一上午,177名学生被隔离,349名学生自我隔离。

推动马克思哲学的体系化和原理化

正如田华所言,她们这一代电影人与新中国电影一起成长。

于蓝之子田壮壮曾这样向中新网记者回忆起自己的父母,“我跟认识我父母的人接触的时候,很多人都特别感激他们帮忙、支持等等。我觉得这挺重要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管做什么,就应该是给予的、是无私的、是完全奉献的。我觉得,我的父母就是这么做的。”

如何使马克思哲学转化为广大民众的“学养”和“教养”,继而为蓬勃发展的工人阶级运动提供不竭的思想动力,首要的问题在于将隐匿在其哲学著作中的观点、分散在论辩中的思想等加以逻辑地整合,以体系化和原理化的形式呈现出来。

捍卫马克思哲学的真理性和科学性

作为改变世界的哲学,马克思哲学具有现实性的品质。这既体现在马克思对思辨哲学家妄图认为“观念的改变就是现实的改变”的意识形态批判中,更体现在其对一般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追问和对以资本逻辑为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批判中。显然,恩格斯晚年继承了这一品质并将之加以弘扬,其方式就是将马克思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秘密”告诉人民大众,让其在觉醒中反抗压迫,追求自身的解放。因此,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一再强调,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迟早会爆发,这构成“现代的一切冲突的萌芽”,而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显然取决于社会占有生产资料;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恩格斯一针见血地指出,科学社会主义的任务就在于,深入考察人类解放事业的历史条件和性质,让受压迫阶级意识到自己行动的条件和性质,等等。上述所有这些都表明,恩格斯所推动的马克思哲学大众化,根本目的在于在揭示资本主义剥削秘密的同时唤醒大众反抗资产阶级统治的意识,重新点燃民众向往和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热情。

当日,中国文联主席铁凝、演员葛优等也前往八宝山送别,并向于蓝亲属田壮壮、李雪健等表达慰问。蓝天野、焦晃、陈宝国、冯远征、李明启、倪萍、黄晓明、雷佳音等献上花圈。

显而易见的是,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哲学所做的体系化和原理化工作,使得散落在不同著作中、以论辩形式出现的思想观点以及相对抽象的哲学术语、理论命题以体系和原理的形式呈现出来,为其在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广大民众之中的传播做了前提性的准备,也为之后社会主义国家的道路探索提供了思想武器。

所以,于蓝,留给了我们什么?

一直到2018年,97岁的于蓝还出演了为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而拍摄的《那些女人》,以及老年题材公益电影《一切如你》。

随后,于蓝遗体被缓缓抬出礼堂,送入灵车。

恩格斯晚年主要从两个方面捍卫了马克思哲学的真理性和科学性。一是积极应对资产阶级学者对马克思哲学的误读和抹黑,强调其思想的原创性和独特性。例如,当德国唯心主义社会学家保尔·巴尔特将唯物史观歪曲为“经济决定论”并否认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的时候,恩格斯作出坚决回击,对“经济唯物主义”“庸俗进化论”的观点进行全面反驳,从而深刻阐释了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社会意识所具有的相对独立性。又如,当德国讲坛社会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及其信徒妄图指责“马克思剽窃了洛贝尔图斯”,叫嚣着“在洛贝尔图斯那里发现了马克思的秘密源泉”时,恩格斯明确指出,直到1859年前后,马克思“对洛贝尔图斯的全部文字活动还是一无所知,而这时,他自己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不仅在纲要上已经完成,而且在最重要的细节上也已经完成”,并由此强调,马克思的经济学研究实则是从英国人和法国人开始的。当然,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二是补充和完善马克思哲学尤其是作为其核心要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使得其更具真理性和科学性。在此过程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实质性推进。例如,恩格斯强调,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更体现为强调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反作用。同时,恩格斯晚年也对唯物史观的相关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探索,如“动机与结果的关系问题”“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关系问题”“伟大人物与历史发展的关系问题”“历史理论的适用性问题”和“历史发展的合力”等问题,这些不仅使“经济唯物主义”“庸俗进化论”陷入破产的境地,更使唯物史观经得起历史考验,让“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的方法论原则深入人心。

7月5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大礼堂举行。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葛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透露,自己在演员考试的时候还曾接受过于蓝的辅导。

“培养了一批电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