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新能源故事前路存疑小鹏汽车融资超百亿急切IPO资本“标尺”再难倾斜

编者按:近年来,互联网造车之势水涨船高,相较于传统车企,资本的争相追逐不断加码,正在为行业带来新的故事与增长点。在此之下,上市也成为了这些新能源车企“跑马圈地”的标志性事件。

8月8号凌晨2点,小鹏汽车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这是继蔚来、理想汽车后国内第三家赴美IPO的新兴造车公司。小鹏汽车赴美IPO后会给新兴车企业带来什么?用互联网思维造车真能玩的转么?

早在2012年,当证监会首次披露排队上市企业名单时,地处东北地区的大连银行就曾出现其中,但其冲击A股IPO最终却以“终止审查”告终,并成为排队银行中首家掉队的银行。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对于互联网企业造车,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2018年曾发表言论称“互联网公司造车就是一天到晚瞎忽悠老百姓(603883,股吧)”。距李书福的观点2年后的现在,互联网造车有没有从“忽悠”到有所改观呢?

用互联网思维造车,与手机有本质区别。毕竟产品的属性与附加值不同,产品快速更迭打价格战的套路也不能完全照搬套用。2019年4月,小鹏汽车2019款G3大规模交付,就在用户提新车新鲜劲还没过的3个月后,2019年7月,小鹏2020款G3上市,不仅比2019款续航里程大增,还增加了部分L2.5级别自动驾驶功能,部分车型价格甚至比老版更低。

大连银行逾3亿元股权

就在小鹏提交IPO申请3天后,小鹏汽车“火了”。8月11日,一辆小鹏G3在广州街头发生自燃。对此,小鹏官方回应称,“初步勘察,车辆外观完好,举升勘察后发现电池箱底部有明显严重的磕碰伤痕,导致电池严重受损,初步判断是该次事故的原因”。早在去年12月,广州一辆小鹏G3被曝尾部出现明火,小鹏汽车回应称,该现象并非车辆自燃引起。判断事故为外部火源引发所致。

小鹏汽车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3.988亿元、36.917亿元、7.958亿元,两年半累计亏损58.863亿元。

在龙虎榜中,涉及沪股通专用席位的个股有1只,永鼎股份的沪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额最大,净买入959.58万元。

但去年大连银行业绩再次出现下滑,2019年实现净利润12.51亿元,同比下降3.81亿元,降幅23.33%;截至去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升至3.93%,较去年年初增加1.64个百分点。

高增长、高利润、高稳定性,是资本市场衡量优质标的的三把尺,但折射到小鹏汽车,资本的标尺却正在改变。

根据国际发售初步提呈发售的发售股份已获大幅超额认购约22.13倍。国际发售下共有104名承配人。分配予国际发售承配人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2.8亿股发售股份,占任何超额配股权获行使前根据全球发售初步可供认购发售股份总数的70.00%。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司法平台上处置银行股权,银行业绩如何以及起拍价的设定均与能否成交有很大关系。特别是对于那些非上市银行股权的司法拍卖,业绩最好要稳定增长、起拍价也要足够低,否则不容易顺利寻得买家。

这也就意味着,此前购买了2019款G3的用户,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花了更多钱,却购买了一辆续航能力差、功能少的车型,且成为了老款车型。

两年半巨亏近59亿元 陷资本争相追捧的怪圈

一方面,小鹏汽车站在行业的风口上;另一方面,融资已超数百亿,无论是资本方还是私募机构,都很难一如既往的持续性输血,因此,上市融资也成为小鹏汽车接下来必做的“课题”。

小鹏汽车连年亏损,并没有抵挡资本的热情,7月20 日小鹏汽车签署了C+轮融资协议,总额近 5 亿美元,资方包括为Aspex、高瓴、红杉等知名投资机构。8月3日,小鹏汽车获得了C++轮超3亿美元融资,此次投资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还包括卡塔尔主权基金 (QIA)等投资方。

此事件当时引发一批忠诚用户发起维权行动。迭代推新没有错,但问题在于,时机的选择与用户体验的考量。割老用户韭菜去拉新的策略,不顾短期内就能有很大提升空间的车型,而以此试水布局市场,消费用户情怀,势必会引来用户集体的抵制,毕竟,换十几万车的速度不可能像换手机的频率。小鹏汽车完全照搬互联网思维卖车的做法背后仍有值得深思熟虑的地方。

正如何小鹏所言,上市后如何继续讲好故事,除了老生常谈并无多少新意的性价比而言,如何增加新的盈利增长亮点,做好产品运营策略及不断积累新能源汽车先进强大的专利技术,真正与友商形成产品联动共同做大做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成为小鹏汽车上市后首要解决的问题。

股份预计于2020年7月15日上午9时正开始在联交所主板买卖。每手交易为1000股。

此前,为了尽量降低起拍价格,加快处置进度,通过分拆成功处置银行股权的案例也屡有发生。

天眼查显示,小鹏汽车自2015年创立至今,先后经历了10轮融资,投资者包括IDG 资本、晨兴资本、中金资本等,融资金额或已超163亿元人民币,其中在A+轮、B轮及日前进行的C++轮融资中,阿里巴巴集团均有参与。

挂牌信息显示,此次大连银行1亿股股权的评估总价为3.73亿元,合计起拍价为3.17亿元。法院将股权平均分拆为五个拍品进行拍卖,每个拍品为2000万股股份。虽然每笔股份的评估价为7460万元,但起拍价仅为6341万元,想当于打了八五折。目前,这1亿股股份处于被法院冻结状态。

之所以与A股IPO渐行渐远,与该行此前几年经营遇到的重大挫折不无关系。时至今日,在大连银行的官网上,该行2014年年报仍处于“失联”状态。而这一年也正是其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之年。

此次被司法拍卖的东兆长泰集团持有的大连银行股权合计高达1亿股,起拍金额逾3亿元。为此,法院将这大连银行股份分拆成5个拍品进行拍卖,股权的合计起拍价也由3.17亿元变为每笔6341万元。

近年来,银行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挂牌拍卖的数量呈逐年增长之势。在越来越多的银行股权被变现处置的同时,也并非所有银行股权均能在司法拍卖平台上顺利迎来买家,银行股权流拍的情况时有发生。特别是一些起拍金额高、股权数量大以及银行业绩欠佳的股权往往无人问津。梳理银行股权司法拍卖案例可以发现,第一次就顺利成交的,多是起拍金额数十万元或数百万元左右的银行股权。

质量、销量迎大考 用互联网思维迭代“造车”遭质疑

根据司法拍卖平台的规则,为了能将银行股权快速处置变现,对于法院所处置的银行股权一般先进行两次拍卖,而第二次股权拍卖单价会有所降低,若再度没有买家竞买则进行变卖。

他指出,在二级市场上的上市银行股价会成为潜在买方的参考,这些上市银行业绩相对更为稳定且资产质量普遍较好,但仍旧是股估值非常低,破净情况比比皆是。“如果非上市银行股权司法拍卖的起拍价设定过高,在接盘方眼里会成为鸡肋,因为完全可以在二级市场购买质量更好的上市银行股权。”

何小鹏曾公开表示,新能源汽车BOM的持续下降是一个警示。此前我们一直注重规模,但未来软件能力和智能化的自研能力将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中之重。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小鹏G3开始投产,截至2020年7月,其交付量达18741辆;P7则在今年4月27日正式上市,于6月28日开始规模交付。截至目前,小鹏汽车累计交付量已达20707辆。小鹏汽车15至20万的定价区间,与本来定价高出小鹏10万的蔚来相比,小鹏销量的成绩单显然不够理想,而小鹏汽车的定位“年轻人的第一辆智能汽车”,让其并没有太多的溢价空间,而高销量和高认可度成为小鹏汽车想在这一定价区间存活的唯一出路。

在龙虎榜中,涉及深股通专用席位的个股有6只,中航飞机的深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额最大,净买入1292.84万元。

中原银行的股权此前就曾被“打散”,共分拆成41笔,每笔的股权变卖数量为10万股至30万股不等。中原银行上述股权一经拆卖,立刻受到了买家的热烈追捧。当天,就有33笔股权成交,成交比例高达八成以上,而最快的一笔成交记录仅用时42秒。

新能源汽车电池技术尚未完全成熟,自燃或起火似乎是横在质量关上的大考,特斯拉、蔚来、理想汽车均发生过自燃事件。不过,由于小鹏这次起火的时间正好是在递交上市申请后的3天,时间点十分特殊,引发高度关注的同时,更让小鹏汽车深刻理解“福祸相依”的道理。

2015年年末,在完成认购大连银行定向增发股份并购买该行向其打包出售的高风险资产后,东方资产成为第一大股东。随后,东方资产持股比例继续增至50.09%,成为控股股东。随着大连银行被东方资产收入旗下,时隔仅一年,大连银行业绩就出现了强劲复苏。2016年年报显示,该行全年实现净利润10.35亿元,较2015年增长逾7倍。

大连银行在2014年以及2015年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主营收入、净利润等指标均出现大幅下滑。这两年时间,该行总资产大幅缩水近400亿元,净利润也从2013年的23.17亿元降至2015年的1.28亿元,降幅高达94.48%。正是由于迎来了东方资产的入主,大连银行方才走出“最黑暗时光”。

大连银行股权1亿股股权近日被挂到司法拍卖平台进行拍卖,该股权由大连一行的第十大股东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兆长泰集团)持有。据了解,该股权将于8月18日进行第一次司法拍卖。

资料显示,东兆长泰集团成立于2006年,以投资为主导、实业为基础,产业涵盖建筑施工、地产开发、金融投资、产业导入、医疗康寿和矿业等领域,曾先后五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根据大连银行年报中披露的股东信息,东兆长泰集团持有该行1亿股股份,占比为1.47%。此外,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资产)为大连银行控股股东,持有股份比例高达50.29%。第二大股东为大连融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11.07%。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陈爽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股权进行分拆后,使得股东的投资门槛减低,对股东的资格限制更少,自然也会提高拍卖的成交率。“银行股权进行拆分在司法拍卖平台上将更有市场,会吸引更多投资者。”

退出A股IPO排队名单、业绩大幅下滑、东方资产入主,大连银行前几年可谓新闻不断。

陈爽爽对《证券日报》介绍道,将银行股权进行分拆,投资门槛得以降低,会有更多的投资人符合受让银行股权的资格,将会提高股权拍卖的成功率。此外,现在多数投资者投资银行股权仅是财务投资,以获取投资收益,如果股权过大,拍卖金额过高,将使得多数中小投资者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参与股权购买。

短短15天内,小鹏汽车就获得了两轮超8亿美元融资,前后两次紧凑的融资,无疑将加速小鹏汽车的IPO的步伐。